展览预告|竹逸留芬—纪念陈庆锡先生诞辰105周年作品展4月17日遵义美术馆开展

24

2019/4/16 本站 150

       陈庆锡,贵州省遵义人。1914年农历六月二十七日生于遵义北门,字仲子,号竹逸、石子。1996年农历三月十三日逝世于遵义,享年八十三岁。
       陈庆锡先生学习工作经历:1921年上私塾,1931年1月就读民国贵州省立第三中学,1934年1月任遵义模范高小教员,1936年3月任贵州省宪政研究会文书,1937年5月任下江县政府科员,1939年1月任四川涪陵一二一后方医院上尉书记,1942年2月任昆明行营兵站总监部作中校预备员兼办区分部教务中校秘书,1942年8月任遵义尚稽中学教员,1944年8月任遵义团溪明德中学教员,1944年8月任国民党军官外语班政训室中校政治教官,1946年2月任遵义玉锡中学教员,1948年任遵义豫章中学训育主任兼教员,1949年8月任遵义杰生中学教员,1950年任遵义师范教员,1951年任遵义一中教员至1974年退休。
忆陈庆锡先生
作者:黄天舜
       1971年我小学毕业,进入遵义市第一中学学习。陈庆锡先生教我们美术课。 
       几十年过去了,现在还依然清晰记得先生的容貌。他那时近六十岁了,面容清癯,戴着眼镜,总是温和笑意,疏疏的花白头发向后梳理得整齐,常穿一身洗得很干净的浅灰色中山装,上衣左边口袋别着钢笔,脚上常是一双黄色翻帮旧皮鞋,个子不高,瘦瘦的,说话慢条斯理,温文儒雅,颇有古风,让人一见就感觉亲近。
       先生诗文、书法、绘画俱佳,尤以画竹闻名。我很小时候就喜欢写写画画,胡乱涂鸦。有天上美术课,先生仔细看了我用炭精笔描摹的山水,笑眯眯拍拍我的头说,“好,好,不错,不错!”就叮嘱我下午放学后到他家里去。
       由此因缘,我与先生就有了经常往来,在先生指导下学习书画艺术。后来,中学毕业后上山下乡,当兵,上大学,参加工作后,都一直与先生保持着联系,常得他的教诲鼓励,直至先生去世。现在我也进入晚年,但仍是经常怀念与先生交往的那些时光,十分感念先生的教诲。
 
       先生作画的习惯很独特 ,十分讲究用笔用墨用水和画面的干净。往往一幅画画完,笔洗里的水还是清澈的,墨和颜料呢,也恰好用完。对先生来说,结果固然重要,但作画过程,也是很享受的吧?或者,这应该是古风传承?先生说,要“惜墨如金”,作品要干净,不能脏;笔法上,他要求以书入画,多用中锋,一点一线的来龙去脉都要交代清楚,不能乱,不能死,线条要一波三折,如锥画沙,要屋漏痕,金石味…谋篇布局要疏可走马,密不透风,突出主体,要计白当黑,善于留白,浑厚空灵;墨法上,不管墨积多厚,都要追求层次分明、墨色干净、浓淡兼顾,湿枯协调、气韵生动,湿中见枯,枯中有湿;意象造型上,不必如拍照那样惟妙惟肖,要在似与不似之间才有韵调;既要多临摹名作,也要多写生,要注意深入观察体会大自然的变幻微妙,淋漓尽致的追求浑厚华滋,要收尽奇峰打草稿,追求山川的丰富内美气质…先生对艺术的标准独特执着,孜孜以求,一丝不苟,要求非常高。我断断续续学画了这么多年,感觉依然还是没有进入先生所要求的艺术境界的堂奥。后来慢慢品读宋人山水,阅读明清和近当代名家画品,特别是读黄宾虹先生的作品,对先生山水作品的渊源脉络和他的艺术追求才有了更深切体会。
 
       先生画竹,多取古代名家法门,熔铸成自家品韵,山水则有宋人、清人遗风,有一代山水宗师黄宾虹韵致。凡画竹,先生大都以“竹逸”二字署名落款,是他对竹的理解和感情吧。还有不少题款是:“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总虚心”、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搜尽奇峰打草稿”、“游名山大川,胸中有奇气”、“贫贱不能移,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”、“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”…我那时年轻,阅世不深,更不了解先生曲折坎坷、忍辱负重的人生经历,先生从不对我们讲他的过去,现在对他的人生经历略略有了一些了解,想起先生生前的和蔼可敬,沉静达观的神情,想起他教诲我时的若有所思,语重心长,想起与先生交往岁月的诸多细节,真是百感交集,黯然神伤,先生!
 
 
       高中毕业后,我要离开城市,到很僻远的地方上山下乡,插队落户。临行前,去向先生告别,感谢先生多年的教诲。先生默默的想了想,送我几本名人字帖画册、古代文学典籍,喃喃叮嘱我:不要丢了书画艺术,不要忘了继续学习知识。他说学校是小天地,社会呢,才是大舞台,年轻时候多些磨练,多见些世面也是好的。不管现实怎样,知识终归还是会有用处,只要自己不放弃,人生总还是有希望,毕竟时代要进步…告别了,先生送我到门口,我走出好一段路,回头看,先生还站在门口目送我。
       时光流逝,几十年过去了,依然还清晰的记得先生的音容,记得学校桃源洞边先生很旧的瓦顶木板房,记得黑黑的瓦檐,发白的板壁,记得裱糊着白皮纸的木格子窗户,记得先生家门口青石阶边湿润的苔癣,记得小木屋后面紧挨着的山坡,潺潺流下来的山泉,记得从先生屋子窗户看出去,总感觉有点斜斜的“太白亭”,记得先生与刘耕阳、张志乡、田井卉、周树心等老先生下围棋、聊天、交流书画心得的情景,记得那些愉快的氛围,笑声,墨香,那些难忘的时光啊……
 
       母校为什么总让我们怀念,不仅因为我们曾经在那里寄存了一段人生的美好时光,更重要的,往往是因为有我们记忆深刻的师长和友谊纯净的同窗。
       受着怀念的牵引,在一个飘着细雨的深秋的清晨,我独自一人,步上高高的石阶,悄然徘徊在已经变得有点陌生的母校——遵义市第一中老校园。
       睹物思人,心绪怅然。母校发展了,有了现代的教学楼和配套设施,规模也变得很大,但校园却显得有些拥挤窄逼。旧物大都不在了,没有了过去的空旷和宁静;没有了曲径通幽的桃源洞和斜斜的太白亭;没有了古色古香、高高的、清末民初修建的戏台和院落;没有了那栋中西合璧的老旧楼房;没有了先生宁静的、山泉潺潺、树林簇拥着的小木屋;当然,也没有了我昔日彩色的梦幻和淡淡的哀愁。仅有学校门口残存的、已经踏磨得十分光滑的青石板台阶和几株老槐树,似乎还在深秋的细雨蒙蒙、寂寥清冷中诉说着岁月流逝的无情和沧桑…
       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…”这是古人对故土和人世变化苍凉的幽怨和叹息。而今,情同此景,我心亦然。古人又说:“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”,“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。”世事沧桑,物是人非,弹指之间,我辈已步入老年,华发早生,激情不在,触景生情,难免伤怀。
       先生在晚年不幸患了眼疾,多方医治,未能好转而失明。对于一个饱经忧患,经历坎坷,艺术造诣很深,时值晚年而又等来治世的书画艺术家来说,真是很大的痛苦和遗憾。但先生豁达乐观,始终保持着很好的心境。虽然失明了,也还在用其他方式来思考和探究书画艺术,直到逝世,生命晚年,先生依然是坚毅的!
       万籁俱寂,夜雨淅沥。在灯下翻看韩愈的《师说》。读“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…”就记起先生的音容笑貌来:很和蔼的一个老头,戴着眼镜,疏疏的花白头发向后梳理得很好,常穿一身洗得很干净的浅灰色中山装,左边的上衣口袋上别着钢笔,脚上是一双深黄色的旧翻帮皮鞋,个子不高,瘦瘦的,却显得精神。说话轻言细语,慢条斯理的,总带着微笑,古风儒雅,让人一见就敬重喜欢。我知道,这不过是灯下的幻影,但却是异常的清晰和分明…
“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,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!”
         呜呼,谨以此文怀念陈庆锡先生!
         写于2017.10.      2019.3.修改
竹逸留芬——纪念陈庆锡先生诞辰105周年作品展
开幕时间:2019年4月17日上午10时
学术研讨会:2019年4月17日上午11时
讲座:2019年4月17日下午14时30分
展览场地:365bet官网简介_365bet官网网_365bet官网吧
主办单位
贵州省文史研究馆
政协遵义市委员会
遵义市文体旅游局
承办单位
365bet官网简介_365bet官网网_365bet官网吧
协办单位
遵义市文联
遵义市博物馆
遵义市金瑞源酒业贸易有限公司
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       
遵义师范学院美术学院
学术支持
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       
贵州画院(贵州美术馆)
贵州历史文献研究会          
贵州中国画学会
贵州省书法家协会            
贵州省美术家协会
遵义市书法家协会             
遵义市美术家协会
遵义市中国画学会
遵义市政协书画院
 
(排名不分先后)
 

没有了

下一篇:醉美遵义红色记忆—庆祝新中国成立...

地址:遵义市新蒲新区奥体路与长征大道交汇处
电话:0851—28623690
技术支持:贵州永恒光科技有限公司
贵公网安备 52030002001100号
扫 一 扫 关 注